小森林宇狐狸_

@木子森 嘿 我看见你了。

她他

  • 微悬疑,灵异。

  • 文案:她住在他的对门,每天看着他。

         看着他的生活,看他的喜怒哀乐,看着他。

         她想和他成为朋友。 

        她想让他幸福。

        她……能做到吗?

        最起码让他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 滴答!这是一条充值的旧作提示,最近三木当现充,都是自动箱搬搬旧作OuO    最后,能看到最后非常感谢!!【鞠躬】  

------------------------------------------------------

  

  

那栋老房子许久没有住人了,外表光鲜明亮的背后是内部空荡荡的静。巨大古朴的时钟滴答声在空间里来回穿梭,时间不停,生命不息。

  被白布遮盖的家具再如何覆盖,也抵挡不住表层也落灰尘的事实。时间在转,万物也在转。

  “咔嗒——”钥匙开启门锁的声音,“滴答——”时钟转动齿轮的声音,你听见了吗?有什么东西就要改变了,有什么故事就要发生了。

              

001

  

她住在繁荣街4栋404号。房子是外祖母生前留给她的,一栋不大不小的别墅。

  这对于无父无母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找到了人生的第二次真谛。她有个能遮风挡雨的窝了。处于困境中的人总能比常人更能得到满足。

  所以在律师准备为接下来的说服费一番口舌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签字了。

  能免费得到一栋房子,其他的都无所谓了。她累了,就算再空,也想要有个“家”。哪怕她连一刻的温暖还没有感受到。

  她所待这个城市,不算大城市,充其量就算是个三线城市,工资比不上大城市赚的多,干活却比大城市还难找。

  没办法,都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土地上的人认根。连工作都要离家近些才好,她跑遍了附近大大小小的商业区,闹市区。才在离别墅最近些的咖啡店里找了份清闲的服务员做。

  每天朝九晚五,生活总算是走上了正轨,也有了固定的休息时间。

  然后,在那个有些刺眼的阳光的午后,看见了她不得不注意的人。

         

  

002

 

  忙碌了一周的身体急需睡眠来补充体力,所以在星期六这样愉快的早上,她还缩在被窝里昏睡不已。

  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将近正午时分。咕咕叫的肚子提醒着她需要进食。

  懒散的伸着懒腰,弯着身体做伸展运动的时候,她透过明亮光洁的落地玻璃窗,看到了对面别墅的景象。

  随便一提,这个小区内的规划大多以一个别墅一个后花园为主,做一个单元门号,而她所处的别墅正位于小区大门的内侧端,四周除了她和隔壁的别墅外别无其他的别墅。

  物业就干脆讲两家合并成一个单元,共用一个花园。

  她趴在玻璃窗前注视着那个身影发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4栋405号的住户——她的邻居。

  纤细的身材,单薄的身影,浅棕色的头发,侧对着看不清正面,修长手指勾着花洒的一端,站在花园拐角处浇花。

  她摸摸下巴思索着,要不要去打招呼呢。

  ……

  “噔噔瞪”她敲敲门,撰着手心,盯着脚尖发呆,结果还是去了……

  “咔嗒——”伸出了男子清秀的面庞,清澈的眼眸闪着疑惑。“你好,请问你是?”

  “哦,哦……这个,这个给你。”她结结巴巴的开口,把准备好的小饼干塞在男子手中,“我是……隔壁新搬来的,这是刚做好的,希望……以后可以愉快的相处。”  

  她尴尬的哈哈笑着,心里鄙视自己的烂说辞。

  男子拿着小饼干开心的笑了,他伸出手。“谢谢你,那就请多指教了。”

  她伸出手回握住,小小的,坚定的。

             

 

003

  

不同于初次见面的紧张和尴尬,成为朋友后,她也渐渐在他面前放松了自己,别墅里总是充满了笑声。

  有的人说朋友这种东西,相处的越久越会感觉累乏,因为靠的太近难免看到对方的缺点。

  她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他太好了,她说话的时候,他安静着听着,时不时微微点头,绝对的聆听者。他说话的时候,她总会插上几句,他也不恼,等她说完后,接着继续说刚才的话题。

  她总说他太温柔了,男人应该要强势一点,每次都换来他的笑而不语,她扒拉着脑袋盯着他发呆。

  “是个很适合当恋人的人。”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出现过这句话,可是恋爱什么的……她又早以过了青涩的少女年纪,没必要有多余的幻想了。

  况且,他是有男友的。

             

 

004

  

那是一个下雨天,下班回家的她站在院门口,看到的。

  不大的雨,在没有任何遮挡物的院门中央,有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站立着,一动不动。 

  “先生……?”她走过去,将雨伞盖过男子头顶,“请问你是来找人的吗?”男子别过头看她,“请问405号的住户不在吗?”

  她看了看隔壁的别墅,“嗯……应该吧,一到下雨天他好像都不在的样子……”

  “是么……”男子把头重新转向别墅,她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一直注视着他的窗子。雨水划过眼睑,却也不舍得眨一下目光。

  “先生……”她疑迟着开口。“要不,你来我别墅坐坐吧,他一会就回来了吧……在雨中等……”会感冒的。

  “谢谢,不用了。我一会就走。”礼貌的语气带着疏离,她僵了僵,暗骂道自己又在多管闲事,然后往404号方向走去。

  可是结果是,他在雨中站了一整天。她下午出门上班的时候,他还在那里,晚上回来的时候,他也还在。

  简直是像小孩子赌气似的,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她泡了杯玫瑰花茶,捧在手心,坐在沙发上,看着玻璃窗上的雨滴发呆。

  肯定……是和他有关系的人吧。她在心底猜测着,却又不好下定结论。明天,问问他吧。她喝了一口花茶,玫瑰的浓郁在唇边回味。

          

  

005

  

第二天,天晴了。她拉开窗帘晒阳光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在那里了。

  午后,她总算是看到了她的邻居。他正趴在花园的小石桌上假寐。

  雨过天晴的太阳灿烂的有些诡异,阳光照在他身上,整个人呈现出随时会消失似的透明色。

  她心里咯噔一下,触手抚摸男子的发丝,温暖的细腻的柔软。是真实的。

  他因为轻微的动静,趴起身来,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你很困吧。”

  他摆摆手,揉揉眼睛,这才又恢复平常的样子,笑着说“怎么,今天又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她简单讲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哦,他呀……”“你认识——?!”他不经意间的勾起唇角,话语间都带着温柔的宠溺。“是恋人呢。”

  “哎——?!”她呆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很惊讶吗?”他笑着问。“没有,没有,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解释着,内心还为这个爆炸性消息疯狂压抑情绪。

 

  “因为完全看不出来呀,哈哈,果然现在的好男人都在一起了么……”哎呀,我在说什么,她扶住额头。“噗——”男子爽朗的笑出声,清爽的空气里满是颤抖的音符。

  感觉有点丢脸。她在心里嘟囔着,简直就是笨舌星人。

  “我骗你的,你还真信啊。”

  “喂!我说你——”

  也不知笑了多久,眼角含泪的他才缓缓直立身体,用那双漂亮的不带一丝瑕疵的黑瞳望着她说到,“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006

 

 “有一对兄弟俩,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哥哥性格内向,安静,弟弟性格外向,活泼又调皮。兄弟俩相依为命,一起长大。

  哥哥的身体从小就不好,所以在弟弟和其他小伙伴玩耍的时候,他就只能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大概也是生气弟弟的不理睬吧,哥哥开始刻意疏远了他,等到弟弟发觉的时候,兄弟俩已经很长时间没说过话了。

  这样的状态伴随着他们长大,后来,弟弟成了商人,哥哥喜欢画画,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有一天,哥哥收到了弟弟的来信,原来是他要结婚了。

   哥哥想着小时候的幼稚,这些年的疏远感到内疚,给弟弟打电话聊天许久,答应了赴约参加。

  弟弟在结婚那天帅气的不像样子,被他挽着的新娘穿着厚重华丽的婚纱迎迎微笑,他们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交换了誓言。

  有点遗憾的是,哥哥没能赶上婚礼现场,只能用电话给弟弟送了祝福。”

  他一口气说完,拿起摆在石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才又笑眯眯的看着她。“好了,故事讲完了。怎么样?不错吧?”

  她挑挑眉,语气透露着无聊。“就这么个故事?很平常嘛,没什么特别的。”

  他又笑出了声,只是这一次,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的确是个无聊的故事呢。”

           

 

  007

 

 “叮叮叮——”

  “喂?请问是X小姐吗?门口有您的包裹请速来查收。”

  “哦,好的好的。我马上来。”

   她一手拿着包裹,一手拿着笔签字,着实有些不方便。“抱歉啊,签的有些潦草了。”

  “啊,不要紧,是本人签字就好。”快递员回答道。“不过,话说回来,X小姐一个人住没问题吗?”

  “嗯?那个啊,虽然有时候觉得孤单,不过因为有邻居,所以有很好的聊天对象哦~”

 “哎——”快递员的手略微的迟疑,才收回快递单。“……这样啊,405号又有新的住户了啊……”

 “啊?”

  “哦,你刚搬来,可能不知道。这405的住户以前出了意外,房子空了大半年了没人住,这不,前段时间你来了,我才又在这里送快递的。”

  她点点头,有问道。“那人出了什么意外啊?”

  “车祸……为了参加弟弟的婚礼,但是中途出了车祸呢。”

  “哎……?”如果只是听到了前半段,她只不过单纯的认为这是个狗血的俗套剧情,可是听到后句话,她的心跳开始剧烈的跳动起伏。

  快递员还在自顾自得说着,“真是可惜啊……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不过……真的还有人敢住在那房子里啊。”

  她的目光顺着快递员的声音一点点的转移,视线定住的范围内,繁华街405号院门旁,风把不知名的野花吹的东倒西歪。

  简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小小警告。

         

 

   008

  

“啪啦——”瓷杯掉落在地,摔得满地都是碎渣。 

  店长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惨状,“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只是简单的收拾餐桌都能让你心不在焉吗?”他语气变得严肃。“刚开始招你进来你可不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如果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好意思,我会辞退你的。”

  “对不起……”她低头道着歉。

  店长看着她最近异常难看的脸色,叹了口气,“这样吧,给你放一天的假,不管你出现了什么情况,明天我要见到积极热情的员工。下班去吧。”

  开灯,明亮的客厅里,静悄悄的。她把背包扔在一旁,俯身倒在沙发上,死死死死的把自己埋在里面,或者干脆把空气都身体里面逼出去吧。

  怎么会这样,她把身体渐渐的蜷缩成一团,硕大的沙发上越发的显得空。她觉得昏昏沉沉的,不去思考就好了吧。不去思考,也许就不会这样的烦恼了吧。

  他不见了的第七天,她还在小花园里的石凳前坐着发呆。是什么地方出错了呢……快递员的声音还在脑海里回荡,“车祸。为了参加弟弟的婚礼才发生了车祸……”

  可是她只不过只是单纯的猜测怎么会。。怎么会不见了呢,阳光毫不吝啬的释放着温度,她却觉得指尖冰凉,无法呼吸。

  时间回到拿回快递回家的那天,她把包裹放在桌子上,想着快递员的话语,忍不住的还是敲起了邻居的房门。

  “咔嗒——”不出意外他又看到了她的脸。她看似心安的吁了一口气,眨了下明亮的眼睛,笑容灿烂。“今天又来拜访喽~”

  他温柔笑着,侧身让她进门,然后又是一声“咔嗒”,门关上了。  

  那次的谈话不同于以外的每次,是她认为最有趣的话题,她不清楚是因为他破格的哈哈大笑晃乱了她的心,还是他的声音低沉磁性的被刻进了心底。

  她一直笑着,笑着,心里暗暗发誓就算……就算不能在一起,也可以作为朋友这样陪伴下去吧。

  挂着幸福的微笑她在入睡发誓着。

  可是次日,敲不开的大门,不亮灯的房间,空无一人的花园。整座别墅陷入死寂。风卷着落叶在台阶乱舞,她怔怔的,思考不过来了。

  怎么会这样……?

          

   

009

 

 她在405号别墅门口,坐了一整天。坐在台阶上,把头靠在膝盖上。

  等到夕阳红霞满天的时候,她才抬起头,拖着身体往404号走去。

  “啊啊,真糟糕,今天没请假,不知道明天去,店长还算不算奖金啊……哦,对了,家里没有醋了,要不去趟超市吧,真是……这么一想今天还真是一件事情都没做成呢。”

  慢吞吞行走的她突然的停下脚步,是啊,她花费了一整天,去等一个可能消失了的或者一开始就不可能存在的人。

  眼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流出来,她捏着心脏上方的胸口,好疼,一钝一钝的疼,好像无数的蚂蚁用细小的牙齿在撕咬着,不让你发现却又不得不在意。

  她倒在花径中央的小道上,压抑的呜咽着。

  第二天,第三天……他还是没有出现,真的像是没有出现过的人类,她这才发觉她连他的工作,他的生活,什么都不知道……原本以为最了解,也只不过是因为靠的近罢了。

  糟糕的情绪渲染着,她变得异常不爱说话,思考一件事情就要好久,有时候还会产生幻听。

  “X小姐……X小姐!”“啊?”她反应过来,原来是在签快递单的时候发呆了……

  “抱歉……”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快递员关心的询问着,“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啊,女孩子还是不要熬夜吧,对皮肤不好哦。”

  她笑笑,脸上还是疲惫的神情。“不过,关于405号的住户我去物业问过了哦,这段时间没有人登记住户啊?怎么会有人住呢……”

  听着快递员的声音,她的脸色愈发深沉,“哦,好像他弟弟要来买下那栋别墅……”

  弟弟……?!她的眼睛忽的亮出一丝微光。对啊,她怎么忘了,她把包裹往快递员手中一塞,急急忙忙的就往家跑。

  “哎,哎——X小姐,你的包裹——”

  跑回来,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她才停手,她根本就跟他弟弟不认识啊,唯一的接触还是被他客气的劝走了……

  天啊,她烦躁的抓乱头发。

          

    

010

 

 糊里糊涂躺在沙发上睡去,醒来就是傍晚的光景,将暗未暗的天空看得人心烦不已。

  索性拉上窗帘,她就在那一刻看到了那个男人。

  是他,他的弟弟。她匆忙换上鞋子,拉开房门,三步并做两步跑到男人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你…你等…一下…”

  男人用淡漠的目光看着她,她缓过气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哥哥……你哥哥他在哪里?你知道吗?”

  看着男人考据的目光,她又解释道:“那个,他别墅空了很多天,人不在,平时也有聊天,突然不见了怎么也觉得很奇怪……”

  “你喜欢他。”男人打断她的话,一句话直截了当的扔了出来。

  她被噎到,气短说不出话来。因为男人用的是陈述句,完全没有一丝询问疑惑的语气。

  男人好像也不在乎她接下来的反应,冷着脸,问道:“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她立刻回答道。

  “哦,我就说他的眼光还没有这么差。”

  “你——!!”她瞪着男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洞来,明明哥哥那么温柔,弟弟的性格怎么那么让人讨厌。

  “……不过,这样也好啊。这样,我就不担心他会孤单了。”男人望着手掌淡淡说道。

  她心情复杂起来,“多久?”男人重新望着她,“多久他就会消失……”

  气氛压抑又沉默。突然,男人笑出声来,“没想到还是个笨蛋。”

  “啊?”她简直不能相信,气氛完全变了好吗?!

  男人却笑了,“那就拜托你了,请好好照顾他。”

  可能是男人的目光太过炙热,她在那样的情况下点点头。连自己也不知道应诺了些什么。

          

   

011

 

  然后跟男人分别后回家里,扑在床上连衣服都没脱,一觉睡到大天亮。

  早饭没吃,匆匆忙忙的赶到咖啡店,在店长满意的目光下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7号桌,要一杯柠檬沙冰,14号桌要两杯芒果奶昔,一杯不加冰。”她笔尖转动着,一刻不停的记录着。

  从那天开始后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日子变得有规律起来,定时定点的早晚餐,每天匆匆忙忙的上班下班。

  只是每天午后还是会去小花园坐一会,想象着某一天,有个清秀的温柔的男子坐在那里等着自己。

  “欢迎光临~”

  “哎,别发呆了,有客人了,快去招呼下。”她回神,拿着甜品单走去新坐了人的5号桌。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我们这周有新推出的新品叫做巧克力恋人,这款口感浓郁,冰爽,是夏季不错的选择呢。”

  “嗯,那就这个吧。”

   “好的。”她按压圆珠笔,在甜品单上勾画着,丝毫未注意到客人唇角上扬的弧度。

  她认真的记好,然后放下列单,展开礼貌的微笑。“一会就会为您……你……你”

  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也不管咖啡店里面有多少人,一把抱住客人,柔顺的黑发,熟悉的面孔,不变的温柔的气质——这分明就是消失已久的他。

  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声音带着哭腔。“我以为……我以为……你消失了,你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还没来得及,没来的及告诉你……”

  他捏捏她哭的发红的鼻子,“小笨蛋,不是我啊,是我弟弟。”  

  “嗯?”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大脑还处于死机状态。

  “故事是真的,只不过……”他摸摸她的发丝,“出车祸的不是我,我才是弟弟。”

  “可是算命的大师说,我弟弟有未了的心愿,不肯投胎转世,总在别墅徘徊,我才会在别墅住下。”

  “前段时间消失,是因为处理好了弟弟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算命大师说弟弟已经了却心愿了。”

  她这才醒悟,原来那天男人说的:“他就拜托你了”是这个意思。

  她赶紧擦掉眼泪,板着脸一本正经道:“那我不管,你既然消失了那么久,就要赔偿我。对了,你的那个结婚对象呢,不是跑了吧。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他温柔的笑着,牵着她的手。“还不晚,因为遇见了更好的人啊。”

  在预计她的脸在一点一点增温之前,甩掉了他的手,别扭的说道。“我……我还在上班呢!跟工作无关的事情下班再说!!”

  转身脸上出现一个灿烂的笑容。

         

 

 

  “怎么样……这样就满足了吗?”冥王看着男人的脸问道。

  男人冷漠的回答,“这就足够了。”转身准备离去。

  “喂喂,我帮你这么大的忙,是不是该有点回报啊?”冥王语气轻佻,坐在华丽的祭司坛上,冲着身影说道。

  “嗯,我绝不欠人情。”男人头也不回的回答。

  冥王略有所思的眯着眼睛,呵呵,真是越看越可口了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