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森林宇狐狸_

@木子森 嘿 我看见你了。

周巧

  这个系列都是关于我身边那些已经离开我的人们的故事,不精彩,很平淡,但是足够我去回忆。

  我写下来给你们看,是想告诉你们,无论你正在经历怎样的人生,请别忘记,成长的道路上,那些陪伴过你的人们是你一如既往的前进的力量。

---------------------------------------------------------

  也不知道是越长大越念旧,还是近几年愈发怀念旧人了。下午明明坐在电脑桌前写卷子,突然之间就想起了周巧的脸。

    黑色齐耳短发,丹凤眼,总是穿着不合身的宽松衣衫,裤子灰扑扑的,脸色偏蜡黄,但是挂上笑容就特别可爱的女孩。

    周巧可能是我所有怀念的人里面唯一没有赋予昵称的人。我和她,是朋友吗,可是她连给我弄懂这这个单词定义的时间都没有,就举家去了远方。

 

  小学的自己,真是幼稚单纯的让人好笑。小孩子可能都不懂得朋友的真实含义,只是觉得如果你愿意跟我分享零食,那我们就是一伙的啦,我小学好像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成长。不是今天跟着一个小女孩在一起玩耍,就是明天变成另一个女生拉着我的手跟我说着悄悄话。我还记得当时自己一直处于混沌的中心,弄不懂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女孩子们要每天待在一块,上厕所,上学放学都在一起。在当时的我看来这些都只是跟父母不一样的聊天对象而已。也许那时的我潜意识里连朋友这个词是什么概念都不想知道。

  然后1年级升到了2年级。

   她那时还是班上的劳动委员,负责班级的卫生以及早晚锁门。我们一直没有交集,唯一对她的感想就只是,班干部都像她那么认真啊。她有个亲姐姐在我们那个小学校上4年级,比我们大三岁。她每天在锁好教室门后,就会跑到楼上的高年级,靠着栏杆等着她姐姐放学。

  我后来问她,你为什么一定要等你姐姐啊,你爸爸妈妈不来接你吗。她认真的跟我说道,“她爸爸妈妈出门打工去了,她住在别人家里,因为不好意思让那家人去接送她,所以干脆等她姐姐一起回家。”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寄人篱下是什么感受,也不知道一直见不到外出打工父母的她是多么的孤单。我只是笑着跟她说,“那真好,你跟你姐姐一起回家也有个玩伴呢。我真羡慕你。”每当我夸赞她或者是说出类似羡慕她的话语,她就会特别的不自然,脸红着冲我摆摆手,让我不要再说了。

  真正说上话,好像还是因为那一次轮到我打扫卫生。小学的时候英语一直让我头疼,虽然每次分数都不低,可是英语老师每每听写单词,我就注定是留堂到放学后的学生之一。刚巧,那天最后一节就是英语课,我又一次的罚抄单词拖到了最后。等到我全部写完给老师检查完后,才想起今天的卫生清洁还没有开始。

   一想到校门口还在等我的老爸,我着急的都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周巧就出现了。她拿着锁教室的大头锁,问我怎么还不回家啊。我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说今天的还没扫地呢,可我爸还在校门口等我。她听了直接跟我说;“那我帮你扫呗,反正我还要等我姐姐,没事。”我当时一下子就愣住了,如果当时的我知道还有天使这个词来形容她,那她肯定就是小天使下凡了。我高兴的给了她一个熊抱,感谢的话说了一堆,然后抓起书包就往校门口奔。

  这件事情后,我们的关系就慢慢亲近了起来。去小卖部买零食,我也不忘给她带上一包,更别说上厕所小分队了。

 

   印象里,周巧跟我一对比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我是听话,可惜不长心眼,总是被骗。而且脑筋一根筋,学习也好,其他的事情也好,全都转不过来。认识了周巧以后,简直是找到了福星。

   数学功课不会啦,找周巧她肯定知道,语文古诗词不知道怎么背,找周巧她肯定有办法,最要命的就是当时的数字1到20的英文单词背诵。不知道是我天生脑子笨还是舌头别着,就是发不出那几个音,要不是背了1,2,3忘了后面的顺序,要不是就是11开始的读音全部扑街。。。

   那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个笨蛋,只有周巧不嫌弃了,明明老师都放弃对我的纠正读音,她却还是在课余时间一遍又一遍的纠正我。当然,也遭到我的强烈反对。

   比如,我们正在跳皮筋,我准备跳个新花样的时候,她冷不丁的来一句,“5的英语单词是什么?”让我一下子没了兴趣。。。

 

   还有好多好多细节我都记不清了,毕竟都是十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周巧在我们准备升三年级的时候,转学了,听说她的父母回来了,听说她们要去父母打工的地方去念书。然而这些都只是我听记忆里的班主任说的,究竟是怎样,我也不知道了。

   偶尔我还是会想念这个女孩,她是第一个教会了我真诚待人、同时也教会了我认真执着的人,有点遗憾,我还没告诉她我们是好朋友呢,她就离开了我的身边。

 

    希望她现在也过得很好,像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一样真诚、温暖。


  

合集↓

【那些人那些故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