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森林宇狐狸_

@木子森 嘿 我看见你了。

亲爱的莉莉

  • 剧情纯属杜撰,请勿较真!!

  • 作者脑洞有限,可能存在bug,不介意的话请下拉继续挂看qwq

  • 请认真看看第一条置顶qvq

  • 请认真看看第二条内容OuO

  • 滴答!三木最近当现充,没有时间码文,此乃旧作之一,祝各位看官看文愉快,能看到最后的话,十分感谢!【鞠躬】

------------------------------------------------------------------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火涉及面之广为世人所惊叹。欧洲,中东及地中海地区战火不断,小部分国家如瑞士未受到牵连,太平洋和非洲地区也陷入了混战。世界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大战爆发后,拯救幸存者和治疗士兵伤员成为了国际人道主义和红十字会的首要任务。各国红十字会迅速成立战时营救小组,随着大战的进一步爆发,在战场上忙碌着展开……

   

  1918年4月,搜救队员来到了一个小村庄。这个小村庄位于德国东部边境地带,与俄罗斯毗邻。小村庄傍水依山,山清水秀,如果不是战乱的年代,应该也是休闲旅游的好去处。

   可是让搜救队员感到奇怪的是明明德国是大战中死伤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在这座小村庄却显得与世隔绝般的沉寂,就算小村庄远离首都柏林,也不至于如此的……祥和。

  没错,祥和。小村庄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安静和谐。村民们忙忙碌碌,大街上人来人往,脚不停歇,市集两旁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人们生活的十分有秩序,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战火仿佛还从未降临过这里,村庄仿佛刻意被人与世隔绝了一般。

  为了更好的了解村庄的情况,与村民进行交流。当天晚上,抵达的搜救队员决定在小村庄留宿几日。热情的村民为他们提供了住宿,准备了丰富的晚餐来招待他们。

 

  “阿克曼,阿克曼!嘿,你小子在干嘛呢!”搜救队的总负责——乔治队长大声喊道。阿克曼回头,摆了摆手,用无辜的眼神看向乔治。“真是的,走路还能发呆……”乔治嘟囔着,跑到队伍的最前面带队。

  “阿克曼!”阿克曼的好友,菲尔丁勾住他的脖子,不怀好意地笑着,“刚才你看什么呢,那么出神,哦~该不是瞧上哪家的姑娘了吧!”阿克曼使劲推了菲尔丁一下,“去去去,你小子真是想多了吧。”菲尔丁笑着拍了阿克曼的头,蹦跳着走远了。

 

  晚餐过后,所有搜救队员每两人分到了一个房间。

  房子是木制结构的,走在从一楼餐厅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这座两层楼高的小旅馆愈发的显得老旧与年代感。脚踩在木板上,嘎吱作响,走一步,整个楼梯都在颤抖。“妈的,”菲尔丁小声的骂道,“我以大英帝国的名义发誓,真没见过比这还落后的鬼地方了。”阿克曼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走着,嘴上没说话,心里不住的……又来了,菲尔丁的口头禅,以他见鬼的大英帝国的名义发誓。

  他们这一支搜救队是由一名队长,三名红十字会志愿者和四名协约国指派的士兵组成。阿克曼是法国人,为了逃避战乱,干脆去当了兵,反正无父无母的他没有牵挂,也乐得到处乱跑。 

  大部队都已经走完了楼梯,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一下子沉寂了下来,站在最后一节台阶上,阿克曼回头看了一眼,走过的楼梯静寂无声。夜幕降临,空气里腐朽木头的气息都能涌进鼻腔。黑漆漆的楼道口下方,仿佛下一秒就会上来什么洪水猛兽似的,阿克曼不禁打了个冷战,转身小跑着跟上队伍。

 

  

“嘶——”明亮的烛火照亮了整个房间,房间的摆设格外简单朴实,细心的村民在将门锁和钥匙交给他们后,还叮嘱“晚上不要随便乱跑,小心遇到‘夜之阿拉贝拉’……”“嗯?”队员们疑惑的神情看向村民。

  “这只是村庄的传说而已,好了,好了。大家赶了一天的路,应该都很累了,快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调查呢!”队长乔治把把手一挥,四处响起了开关门的声音,拥挤吵杂的走廊顿时安静了不少。

 每个房间都摆有两张单人床,一个大立柜,一张大木桌和一把椅子。不过跟其他人有所不同的是,因为所处的房间在木屋的最左边,靠近通往阁楼的入口,依着地理位置,所以阿克曼和菲尔丁房间里有一面墙都被用来打造成书柜了。

  “这所木屋以前是落难伯爵的隐居处呢,后来某一天,他和他心爱的小女儿一起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这木屋空着也是空着,我们就整修拿来当做旅馆了。”村民布朗大叔笑盈盈地说道。

  阿克曼点点头,菲尔丁却格外感兴趣,“那个阁楼能上去吗?”布朗大叔摇摇头,爽朗地笑了两声。“早就被锁起来了。”

 

  锁好房门后,翻身躺在床上,菲尔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哎,走了一整天,总算是能睡个饱觉了。”他又撑起一只手扶着脑袋,侧着身子看阿克曼。“你说,如果战争结束了,咱们干什么去呢?”

  阿克曼正在翻书柜上的书,听见这句话,敷衍着说:“该干嘛干嘛去啊。”菲尔丁瘪嘴,不再理他,重新躺倒在床上,嘴角抿着笑意,声音轻柔地好似自言自语,“我要给艾丽莎夫人找个好女儿,把她娶回家,我以大英帝国的名义发誓,一辈子对她好……哎呦——你打我干嘛!”

  菲尔丁捂住脑袋,指着阿克曼怒吼。“别傻了……”阿克曼“啪”的关上手中捧着的书。“这件让人美滋滋事情的前提是你得有个老婆。”菲尔丁没好气的“啧”了一声,把鞋子一脱,拉过被子,蒙头大睡。不一会,鼾声响起。

  阿克曼从书柜上抽出一本书,又把烛台小心的移到自己的床边,借着烛光,他翻开了书的第一页。这大概是某个人的日记,阿克曼想,封面用棕色小牛皮包裹着书面,里面泛黄的纸张无不显示出年代感。

  “亲爱的莉莉,

       我好害怕,父亲快要坚持不住了。我很担心他,我跟父亲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可是他不相信……

       怎么样才能让父亲不那么痛苦呢?

                    爱你的,

                      莉莎”

  天空暗的越来越深沉,阿克曼看得入迷了,不知不觉时间已到了午夜。

  午夜,细微的声音也能听得格外清晰。窗外虫鸣的鸣声,风吹树叶的声音,还有室内翻动书页的声音。突然,大立柜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击响,阿克曼吓了一跳。他起身,从背包中找出银制小弯刀,一步一步垫着脚慢慢接近立柜。

  他握住立柜的把手,一把拉开,右手顺势往前一刺,“咦—”阿克曼眉头微皱,大立柜里他和菲尔丁的衣服整齐的堆挂在里面,除此之外,再也没什么其他特别的的东西了。

  阿克曼蹲下身,在衣物中查看翻找,这时,最右边隔层下面的一缕金色发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小心翼翼的扒开,一个精致的人偶娃娃呈现在他的视线中。

  “人偶?”他呢喃着。把这个娃娃拿在手上,仔细观察。人偶不知出自哪位大师之手,制作的十分逼真。立体的五官上面,一双湛蓝色的玻璃眼睛在夜里泛着淡淡的光,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红唇上扬着,再配上一头如麦浪般金色的齐肩卷发。简直漂亮的不像话。只是表情太过僵硬。

  阿克曼轻轻触碰人偶的肌肤……微凉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一路凉到心里,好像活的一般。阿克曼吓了一跳,使劲摇摇头,怎么可能,这只是一个人偶罢了,估计是这房子的前任主人遗弃的吧。他又看了一眼人偶,然后小心的把它放回衣柜里。

  阿克曼重新回到床边,看了看夜色,打了个哈欠,顺手把日记塞在了枕头下面。在菲尔丁的鼾声的背景音乐下,渐渐的进去了梦乡。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湛蓝的眼睛偷偷地眨了一下。

 

  

  “叩叩叩——起床了!起床了!准备集合!”阿克曼在猛烈的敲门声中睁开了眼睛,昨晚没拉窗帘,刺眼的阳光一下子撞进瞳孔,他不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他起身,快速的穿衣穿鞋,同时也不忘扔只拖鞋砸向另一张床上依旧鼾声如雷的菲尔丁。

  菲尔丁“嗷”的一声从床上弹起,“干嘛呀?!”阿克曼冲他吼道,“起床了,待会别最后一个下去啊!”菲尔丁迷迷糊糊的开始穿衣服。阿克曼看着他动作龟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突然,他想到……

  “对了,菲尔丁,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想给你看看……”阿克曼边说边把手伸到枕头下面,手一顿,心下一沉。他把枕头掀开,白色的床单上面,干净简明。他缓缓放下枕头,在刚刚整理好的床铺上一阵乱翻。

  “嘿,阿克曼,别告诉我你是疯了!”阿克曼停下翻找,沉默了一会,敲了敲脑袋。“我可能做了个梦……”

  “哈……?”

  一阵哨声从楼下传来,阿尔曼和菲尔丁赶紧加快速度,菲尔丁问到:“你刚才说要给我看什么来着?”阿尔曼又看了一眼床铺,喃喃的说:“没什么……是我看错了……”

 

  等到他们跑下楼梯的时候,大厅里,其他队员都已经整装待发。队长乔治看到他们一个头两个大,“又是你们,阿克曼和菲尔丁?我告诉你们,再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你们就给我滚蛋!”

  阿克曼和菲尔丁相继对视一眼,低头不说话了。乔治扯着嗓子,开始布置任务。

  “我已经通过电报向总部指示过了,总部下达的通知是确保村子的医疗卫生情况和周围的环境。今天约克和克莱曼去村子周边侦查,杰瑞和露西由村长带领,查看一下村子的医疗状况,安德森跟我一起去村长家了解一下顺便商量接下来的行程。”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至于阿克曼和菲尔丁……你们就在村子里面探访一下,顺便把今天的工作日志整理出来晚上交给我。”

  阿克曼嘴角一瞥,工作日志,说得轻松,那也要等其他人把收集的资料交给他才能完成啊,可是谁又知道能多久收集完呢?他看向一旁的菲尔丁他也一脸苦闷的表情。阿克曼看向悬在头顶的太阳,心想今天可没法偷懒了啊。

  菲尔丁并肩和阿克曼走着,阿克曼手里拿着一份名单,那是乔治刚给他的。名单上记载着村民的基本信息。约摸写了30人左右。本就是小村庄,这点人数不算多,但要一整天搞定,还是太吃不消吧。

  阿克曼看着名单叹了口气,很快就到了第一家,莱恩大叔家。走到门口的时候,阿克曼扭头,“菲尔丁,我们到……了……?!哎……!人呢?”本该并肩走在一起的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溜走了。

  “这小子,真是欠打……”阿克曼咬牙切齿,“得……麻烦事都交给我了。”

  阿克曼推开院门,院子里一位穿着棉麻长袍,挽着衣袖的老妇人正在羊圈喂羊,她看到推门而入的阿克曼,表情明显一愣。阿克曼冲妇人欠身鞠躬,朗声介绍道:“夫人好,我是前几天来村庄拜访的搜救队员之一,今天是想来探访了解一下村庄现状的。莱恩大叔在吗?”

  妇人的表情柔和了一些,笑着对阿克曼说:“老家伙进山里砍柴去了,一时半会还回不来,您要是不嫌麻烦问我也是一样的。哎呀,你看,我还忘了,小伙子,别站着了,进屋坐,进屋坐。”

  阿克曼坐在木椅上,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都很整洁,家具简单但摆放有序,视线在木桌上定格。无论是餐桌还是窗台上都摆放有一株郁金香。明黄的颜色给这个家里增添了不少温馨的味道。

  “来,吃水果吧。”丽兹笑着端了一盘水果放在桌上,阿克曼笑着摆摆手,“丽兹大妈,别忙了?。还是坐下来跟我说说村庄的事情吧。”

  阿克曼认真的聆听着,不时记录着重点。快要结束的时候,阿克曼问到:“丽兹大妈,我有听说村庄里阿拉贝拉的传说,你能给我讲一下吗?”

  丽兹轻轻的把一缕打卷的发丝别在耳后,点了点头,说道:“那还是伯爵失踪后不久发生的了……伯爵的女儿因为伯爵的失踪而变得终日郁郁寡欢,忧郁不已,每天送饭去的仆人每每都在说着她的消瘦。加上厌食不吃饭,终于有一天,伯爵的女儿病倒了,并且一病不起。医生也来看过了……说是心病治不好了……到最后她是一个人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的……”

  丽兹叹了口气,才接着说,“下葬那天,村长带人去后山选了块地方,随伯爵女儿下葬的还有生前她最心爱的洋娃娃,据说是伯爵送给她的。”

  她眉头拧起,口调有些寒意。“然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第二天夜里,负责下葬的人相继失踪了……村长带着人找了许久都未找到…找寻到后山才发现伯爵女儿的墓不知道被谁挖了出来,整个墓室都是空的,只留下个洋娃娃……啧啧,那场景,怪吓人的……”

  “村长第二天就下令封锁消息,不能让再多的人知道了。”丽兹看着门口打打闹闹的小孩子的身影喃喃到。

  阿克曼问道:“那为什么要叫阿拉贝拉呢?”丽兹“咯咯咯”的笑了,眼角的皱纹和鼻翼的雀斑像在跳舞一样。“你还不知道伯爵的姓吧?伯爵的姓氏是阿拉贝拉啊,再加上是夜晚发生的所以就叫夜之阿拉贝拉了。”

  阿克曼若有所悟的点点头,突然想到:“那个洋娃娃呢?”

  “洋娃娃?!唉,都过去那么久了,谁知道呢,被某人扔了也说不定,毕竟不是什么吉利的东西。”

……

“哇——这个村庄居然还有这么美的地方……”菲尔丁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是一个小花园,明明不是暮春时节,花园里,小径两旁开满了妖艳的红蔷薇,每一朵开得极大,花瓣从浅至深的渐染,轻柔的风一吹,整片的蔷薇开始舞蹈,整个世界好像都落入了这片花海,挣不脱,躲不掉。

  菲尔丁暗自在心里窃喜,阿克曼那个笨蛋看来是没有眼福了,谁叫刚才喊他,居然认真到没空搭理我= =

菲尔丁双手大张伸向空中,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碧绿色的眼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透明清澈。

  “我以大英帝国的名义发誓,这地方真是太美了!”

  

  “是吗?你能喜欢真好。”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菲尔丁惊讶的回头。身穿白色蕾丝洋裙的少女站在蔷薇花丛间对他迎迎微笑。

  她的脸像牛奶一般的光滑嫩白,极浅的细眉下面有一双迷人的湛蓝色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红唇,金色的卷发如瀑布一般倾斜而下散落在她的肩头,被阳光晒得微微光晕。

  菲尔丁简直是看呆了,半响,他才挠挠头,结结巴巴地说到:“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人在这里……”“哈哈……”银铃般的声音随风传来,少女站在小路的那头笑的开怀。

  “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菲尔丁脸色涨红,盯着她的笑颜,“我……我叫菲尔丁,你叫什么?”

  “我……?”少女狡捷的笑了,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我叫莉莎。”

  

  “呼——那谢谢您的配合。”阿尔曼合上记事本,起身道谢准备离去。热情的村民招呼着自家妻子去做饭,一边对阿尔曼做着挽留。

  “不留下来吃晚饭吗?”“不用了,还要回去跟对队长汇报,就不麻烦了。祝您晚饭愉快。。”

  走出大门,他才发现,太阳都快下山了,“该死。”他在心里暗骂,“菲尔丁这家伙一个下午没回来,足足30多号人,我可是从村头跑到村尾啊!”正在心里骂着,就看见不远处手舞足蹈异常开心的菲尔丁。

  没错,真的是“手舞足蹈”,就差飞上天了。阿克曼跑过去,一把拍醒还在做梦的家伙,“嘿,你一天都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跑了30多户,腿都要断了你小子才出现!”

  菲尔丁“嘿嘿”笑着,双手合十,“抱歉啊,等会请你吃饭,嘿嘿。”说完,又勾肩搭背地揽着阿克曼往旅馆方向走。

  

  在大厅用过晚餐,队伍照常进行汇报工作。“……我所了解的情况就是这样。”露西坐在木桌旁边,语句简洁明了。

  乔治点点头,对阿克曼说到:“你把大家说明的信息整理一下,写份报告给我。”顿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大家记得收拾行李,还有些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到时候别把村里的女孩子心也顺便带走了啊。”

  四下一片哄笑,乔治也大笑着,络腮胡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的。

  “嗯?杰瑞那小子怎么不在?”露西左右看看,面露疑惑,“他刚才还在的吧……”乔治摆摆手,“估计又是想起什么事情没解决,急急忙忙赶过去了。这小子就是这样,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改过来……好了好了,等他回来了,记得让他来我房间一趟就行。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

  稀稀拉拉传来拖拉凳子的声音。

 

  菲尔丁一个狼扑滚到床上,脸压着被子,闷不做声。阿克曼进了房间,把门关上,拉过椅子,摆出郑重其事的样子,冲菲尔丁喊到:“下午你到底干嘛去了?”

  菲尔丁抬起手,无力的摇了摇,压着嗓子。“原谅我吧,我太累了……刚才听老乔治讲话都要睡……着……了……”他的语速越来越慢,声音也越来越轻,手又慢慢垂在床上,不一会,鼾声四起,他已经睡着了。

  阿尔曼耸耸肩,看他这幅模样,也问不出所以然来了。他把烛台点燃,多加了一根蜡烛,拿起摊在木桌上未看完的书,翻身侧躺在床上看书。

 

  夜渐渐的深了,月光挂上了树梢,周围静静地,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咕咕”声。阿克曼也觉得乏了,把书一合压枕头下,准备熄灯入睡。但是手却触摸到一个坚硬的物体。

  “这是……”他打了个冷战,一把掀开枕头,躺在下面的赫然就是那天晚上凭空消失的日记本。阿克曼揉了揉眼睛,盯着日记本看了近一分钟时间,好奇心作祟,在确定它不太可能消失后,他又一次打开了……

  接着上一次的日记。日记的主人笔迹略显凌乱。

“亲爱的莉莉,

       父亲他终究还是不肯告诉我。他怕我担心,我知道会是这样,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对了,上次,你泡的红茶,很好喝。下次换我给你泡吧。

                                                                    爱你的,

                                                                     莉莎

     

   亲爱的莉莉,

        事情朝着不可预料的情况发展着,我好害怕。如果有一天,连你都不在我的身边我究竟该怎么办……”

 

  阿克曼邹了邹眉,这篇日记的下方被人用墨水泼了一大片,下面的内容已然看不清了,不过日记的最下面,有人用稚嫩歪斜的碳笔写道:我一直与你同在。

  菲尔丁的床铺发出轻微的声响,阿克曼恍惚听见菲尔丁口中喃喃自语着一个名字,背后不禁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莉莎……”

  想要仔细听闻确认的时候,他又翻个身沉沉睡去。想破脑袋也猜不出菲尔丁与日记本中少女有何关系的阿克曼在迷糊中睡去了……第二天,不出意外的发现,怀里的日记本又不见了踪影,任他翻遍整个房间也无济于事。

 

  第二日,出发前夕。乔治手拿着清单,让露西负责清点人数,他一边查看阿克曼递交的工作日志,一边冲安德森大嗓门叫嚷着:“杰瑞是怎么回事?昨天他回来怎么没来汇报?我可是一直等到后半夜啊。”与杰瑞同室的安德森面露难色,他尴尬的小声说道:“杰瑞昨天晚上根本没回来房间……我以为他直接去找队长了呢。”

  “什么?!”

  气氛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乔治在木桌上敲响手指,一下又一下,队员们的心随着指尖的敲打声起起伏伏。他目光扫过面色各异的众人,扯过工作日志上的白纸,寥寥数笔决定了接下来的流程。并在“出发去邻近小镇”那行字下方划上了一个重重地“X”。

  “去找杰瑞那混小子,找回来!妈的!都不知道干些正经事!分头去找!我就不信他还会遁地术不成!!”

  队长一番话,队员们只好依令行事,各自分好小组后,开始在村庄展开搜寻工作。不同以往他们的任务是在战火中搜寻存活者,这一次的任务倒是有些微妙。乔治在发泄完怒火后冷静下来也火速通知了各个小组,如果在傍晚之前都找不到杰瑞,除去把他划出搜救小组外,其他人休息一晚准备次日的出发。

  阿克曼骂道:“这地方可真邪门……没救着人反倒还丢了人……”他用手肘顶了顶明显不在状态的菲尔丁,“你说是不是?喂,跟你说话呢!”

“啊,恩……”对方一副发呆还未回神的表情简直让阿克曼气不打一处来,索性赌气不与他交谈,一路无话。

  在走到村庄后山附近的时候,阿克曼不知怎的,总感觉背后有异样的目光凝视着他,山谷里风一吹,浑身不自在起来,他不敢回头,低声喊着:“菲尔丁……菲尔丁……菲尔丁!”四周是一片沉寂,阿克曼懵了,猛然回头,本该老老实实跟在身后的人影又一次不知去向……“菲尔丁!”

 

  结果应该是找杰瑞到最后变成了找菲尔丁,阿克曼郁闷地用叉子卷着面条,漫不经心的吃着在这村庄里的最后一餐晚饭。说实话,当时那种场景真是吓死人了,他不顾形象的到处奔走,生怕菲尔丁变成下一个“杰瑞”……结果倒好,呵呵,阿克曼的叉子在餐盘里发出刺耳尖锐的噪音,他愤愤地看着据他不过两三个座位的菲尔丁肺都要气炸了。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待在旅馆的乔治他们还以为是他提前完成了任务呢。瞧他吃饭那模样,活生生像是三天没吃过东西似的。

  越想越生气的阿克曼把餐盘里食物当做了发泄对象,一口一个愤恨不平。今晚……他一定要知道菲尔丁那小子卖的什么鬼?实在不行,还可以有那一招对付他……

 

  还是没有找到杰瑞,乔治在放弃的同时也叮嘱其他队员注意锁门关窗,防止其他意外事件发生。简单的会议过后,全员开始回房间梳洗睡觉。

菲尔丁一回到房间照例又是倒头大睡,阿克曼不理睬他,一个人在房间里翻翻找找,按照上一次的经验,日记每次会在夜晚在房间出现,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也……

  果然,找到了!阿克曼看着躺在书柜底层的日记本,心情有些复杂。他甚至产生了是有的人故意放在这个房间让他看见,但又想要戏弄他的错觉,但是下一秒他又摇了摇头,谁会这么无聊呢?再说房间的钥匙都放在身上,就算有人要戏弄他也得要有钥匙开门才是……

  在静下心来后,他又一次翻开了日记本,但看着看着他的表情却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日记本本该结束的地方被人开始重新记录,虽然主角没变,但更像是一篇小说的开始。

  “亲爱的莉莉,

        我在今天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他站在阳光下的样子迷人的让我不禁想要一口吞下他,他冲我羞涩的微笑,模样像极了当年父亲跟母亲求婚时的宠溺。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开始,让我不禁对接下来要发生的游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呢?你也一样的期待吗?

                                                                                                                                                                                                                             爱你的,

                                                                                                                                                                                                                              莉莎

 

   亲爱的莉莉,

       那个男孩又跑来了,呵呵,看着他那副模样可真是好笑。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可以更好地进行我的计划了……可爱的小狗要逃离村庄这可是不能允许的呀。呵呵呵……让我们来看看究竟会是哪只小可爱留到最后呢……好期待……

                                                                                                                                                                                                                             爱你的,

                                                                                                                                                                                                                             莉莎

  

  次日,村庄外围的草地上,全员进行着最后的整装工作。

  ”安德森——“”到。“

  ”露西——“ ”到。“

  ”阿克曼——“”到!“

  ”约克——“”……"

  “约克——约克人呢?”

  阿克曼看了看在场的人数,对乔治说道:"克莱曼也没来,他们一个房间的,估计是睡晚了吧。"乔治看看了明显还没睡醒的众人,“那就阿克曼你去把他们俩叫下来吧。”阿克曼应声说好,心里不住的翻涌,早知道多什么嘴啊……

  几步跨上木制的楼梯,嘎吱嘎吱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显得格外清晰。阿克曼走到约克和克莱曼的房间却意外的发现门没锁,他扭开了门,

  可是房间里却空无一人,整理好的行李孤零零的放在床边,好像主人才出去没一会而已。阿克曼“啧”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门在关上的瞬间,一本牛皮日记诡异的凭空出现在木桌上,风带动书页翻动着。

  未干的字迹下面新一则的日记写着:“不听话的小狗可是有惩罚的哦~”

 

  阿克曼跑下楼梯时没由来的心脏一紧,等他缓下来的时候,压抑的感觉没有消失反倒还增添了恐惧。恐惧……?别自己吓自己了,阿克曼拍了拍僵硬的面部肌肉,向着集合地点跑去……

 

  “ 报告队长!他们好像是提前出去了,不过行李还在房间里,应该还在村庄里面吧。”乔治一个头两个大,在询问了附近早起的村民无果后,乔治有些生气,“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怕死也不会跟到现在才走吧?没骨气的男人!这还算是男人吗?!”说完,蹲到一旁抽烟去了。

  队员们面面相觑,寻找队员的工作还在进行,截止傍晚时分,搜救队员已有3人失踪。恐怖的氛围在队伍里传递着,可是谁都不愿意开口,生怕下一秒消失的那个人会是自己。

  阿克曼现在可没心思想着别的事情了,因为就在刚才他发现菲尔丁在自己说道两人不见的时候,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连带着他引以为傲的眼眸都丧失了光彩。这小子……绝对有鬼!于是在其他队员搜寻的时候,他一个人偷偷跟在菲尔丁的身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在跟着他跑过后山,来到蔷薇花园时,阿克曼才总算知道了菲尔丁魂不守舍的原因。

  原来这村庄里还有这样的美女,他忍不住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然后移动脚步,小心翼翼的躲在花丛间想要听到他们一星半点的对话。风带着蔷薇花瓣在空中飞舞着,阿尔曼把耳朵凑得一近再近,却也只能听见菲尔丁叫着少女的名字。“……莉莎。”

  阿克曼掏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又在少女转身正面的一瞬间全身僵硬起来,刚才远远注视着只觉得那个少女长得比常人好看不止一点点,还有些熟悉。现在一看才发现她长得……简直跟那个诡异的洋娃娃长得一模一样。

 冷汗在阿克曼的背后泛起,他努力平复紧张紊乱的心跳,转身想要逃离,却在转身的瞬间忍不住尖叫。在他背后浮在空中的人偶娃娃咧着嘴角,声音尖细嘶哑的说道:“被你发现了呢。”诡异的场景让阿克曼一阵心颤,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压力下,他昏了过去。

 

   “啊啊——”阿克曼尖叫着跌坐着爬起,他呼吸不畅的咳嗽。他茫然的注视着眼前的环境,漆黑的夜,凭着暗淡的月光,依稀可以辨认出嘎吱作响的木床,大大的老旧的木桌,还有,他的视线变得深邃,那一面墙的书柜,他捂着额头头疼的想,难不成这都是一场梦?不可能,记忆里的恐惧感没有因为远离而变得遥远起来,反而随着回忆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他跌跌撞撞的从床上起身走到门口握紧门把,毫无征兆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旅馆内响起。阿克曼有过几秒钟的疑迟,但是下一秒,他就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到尖叫声的现场。

  血,血,血。哪里都好像逃不脱这刺眼的颜色,鲜艳又扭曲的铺设在床上,地上,墙上。阿克曼背靠着墙壁缓缓地滑坐下去,他抱着头哭着,他不住的说着:“可恶,可恶,可恶。为什么,为什么非得是我们来遭受这些呢?!!可!!恶!!!!!”他一个人倒在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面,嚎啕大哭起来。 

  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因为时间的推移,已呈现出不自然的灰白色。断掉的手腕处,所有鲜血喷射的源头,还在一滴一滴的滴答下落。

 

  也不知在地上趴了多久,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又是大半天,阿克曼只知道天还没亮,他还待在旅馆,他还有使命,他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就算死在战场上,也比死在这种鬼地方强。他踉踉跄跄的跑下旅馆,不知道能跑多快但努力跑得更快,他不想!死!

  好不容易跑到村头,他高兴地微笑,“快出来了,就快出来了。”突然,旁边的树影一阵摇晃,阿克曼望着那个朝他走过来的人影发呆。他只能呆立着不动,然后他等到那个人站在他面前才一把拉起后者,“菲尔丁,跟我走,这村子不对劲,我们走,一起走,你不是还要给艾丽莎夫人找个好女儿吗,走吧……我帮你找……”

  他的语速变得隐忍,突然说不出话了,仿佛失去力气一般的跪倒在地上,阿克曼不敢相信的摸向剧痛难忍的腹部,那里赫然插着一把刀。他看向菲尔丁,语气是说不出的痛苦,“为什么……”

  菲尔丁痛苦的抱头哭泣,眼泪挂在他的脸上,一串又一串,无法抑制的苦痛扭曲在他的脸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断的道歉,像个无助的小孩子犯了错误。

  洋装少女从远处走来,轻柔的抱住菲尔丁,温柔的语气更像是情人间的呢喃。“没事了,很乖啊很听话。已经不是一次了不是吗……你做的很好哦~”阿克曼在地上不住的痛苦挣扎,腹部的伤口因为挣扎而使鲜血渗透了衣服。“离……他……远……一点……”

  菲尔丁还在不停的道歉,“……对不起……不杀了你,我无法和她在一起……无法……这是……这是她父亲大人的愿望……否则,否则我也……”他抓住自己的头发,发狂的吼叫,他双眼泛红,赤目的瞳孔在月光下像极了吃人的怪物,他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

  少女松开环抱着的双手,微笑着看着这一幕。菲尔丁吼叫了一阵子后,眼神迷离着,他张开沾满鲜血的双手想要拥抱少女,却在下一秒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公主莉莎展开美丽绝伦的笑容用优雅的姿势把小刀推进了忠诚于她的骑士。 

  她的骑士用满是不甘与疑惑的天真的瞳孔注视着她,久久久久的凝视,最后涣散了的眼珠丧失了所有的光彩。他死在心爱公主的怀抱里,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 

  莉莎看着在地上挣扎的阿克曼瞪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又一次笑了。“我是要其他人死,可是他自己也要死啊……呵呵……全部作为我送给父亲大人的礼物……这样他就不孤单了呢。”

  阿克曼意识丧失的最后一刻看到少女手中怀抱着那个人偶娃娃突然明白了一切……“阿拉贝拉伯爵最心爱的女儿名字是阿拉贝拉·莉莎。”

 

  “人类总是因为爱去做出愚蠢的事情。”莉莎呢喃自语着。“对吧,亲爱的莉莉~哦,不,是我尊敬的父亲大人~”倚靠在墙角的衣柜里,黑暗狭小的空间,泛起无边蔚蓝的光,躲在层层衣堆里的人偶娃娃探出头来,将上扬裂开的嘴角扯得更大。 

  莉莎湛蓝色的瞳孔充满了炽热,她站在窗前,注视着村前到来的新一波人马甜甜的微笑。

  “呐,新一轮的游戏要开始了……”



评论

热度(2)